注冊 |登錄

南江文化門戶文藝研究 › 民間曲藝 › 查看內容

亦剪亦刻,瀧州兒女多才藝 ——走近羅定民間剪紙藝人

2013-4-27 11:32| 發布者: some| 查看數: 2255| 評論數: 0|原作者: 梁穎

摘要: 國慶長假,耽于瑣事,無暇遠足。為了不辜負秋日的大好時光,便抽空到老家及附近的村子里轉了一圈兒。一為重拾鄉間野趣,散心解乏;二為探訪民間藝人,了卻兒時結下的剪紙情結。 (一) 巧剪如織,大伯母剪字剪畫剪 ...

國慶長假,耽于瑣事,無暇遠足。為了不辜負秋日的大好時光,便抽空到老家及附近的村子里轉了一圈兒。一為重拾鄉間野趣,散心解乏;二為探訪民間藝人,了卻兒時結下的剪紙情結。

 

(一)  巧剪如織,大伯母剪字剪畫剪生活

 

最早接觸剪紙,是在孩提時候。那次姑姑出嫁,看見她嫁妝上貼著的大大“囍”字以及閨房里的漂亮窗花,忍不住伸手想摸一摸,卻被大人們的聲聲斷喝止住。

我驚嘆于這些漂亮的剪紙!這哪里只是個簡簡單單的“囍”字啊,分明是一幅幅美麗的圖畫!“囍”字的周圍,或綴有花草魚鳥等飾物,或有“百子千孫”、“金玉滿堂”等襯字,它們葉葉相牽、字字相連,構圖精巧、造型獨特,那么渾然多姿,又那么漂亮喜慶!而這些,全都是大伯母的“杰作”。

大伯母是村子里幾個會剪紙的老人之一。毋庸置疑,她的技法是最好的。她雖然沒上過學,斗大的字認不了半框,但她憑著一雙巧手,硬是把那些象征喜慶的“囍”、“大吉”、“早生貴子”、繁體“夀”等字樣以及龍鳳呈祥、花鳥蟲魚等圖案,剪得情態畢現,栩栩如生。村里大凡有婚嫁壽喪等紅白喜事,免不了要上門求幾幅剪紙,用來裝點擔子或門窗,以烘托氛圍,大伯母也幾乎是有求必應。當其時,我們幾個小丫頭定會目不轉睛,盯著大伯母,看她巧手如織,如何讓一張張紙,幻化成各種生動的字畫或圖案……那時,我們的羨慕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那時,我們也曾纏著大伯母,要她教我們學剪紙。只可惜我們生性頑劣,沒有耐心,幾個小丫頭,竟沒有一個能成大器。

但從那時起,我對剪紙,便生出一種特殊的情結。

每每看見剪紙,都特別留意,還會有意無意拿它跟大伯母的剪紙相比較,看誰的剪得更漂亮。后來因為外出求學,遠嫁他鄉,不常回家,看大伯母剪紙的機會就少之又少了。

此次回鄉,我特意登門,探訪了大伯母。

大伯母雖年近八旬,但精神奕奕,手腳靈便。一番寒暄后,我便直入話題,跟她聊起了剪紙,她話匣子一開,就滔滔不絕了。

她說,剪紙是女紅的一種,舊時大戶人家的女子都會剪得一手好紙。形式主要以單色剪紙為主,也偶有襯色的。內容有婚慶喜字剪紙、節慶剪紙、吉祥圖案剪紙、進宅剪紙、賀壽剪紙等,是一種禮儀用品、婚慶飾物。

剪紙羅定民間一直流行,在過去,人們還常用紙做成形態各異的物像和人像,與死者一起下葬或葬禮上燃燒,這一習俗在鄉村隨處可見。剪紙還有被用作祭祀祖先和神仙所用供品的裝飾物的,清明祭祖或節日祭祀時燒給先人,以示后輩子孫對先祖的孝順敬仰。后來,剪紙更多的是用于裝飾,或點綴墻壁、門窗、房柱、鏡子、燈和燈籠等,或為禮品作點綴之用。再后來,剪紙甚至作為禮物,贈送他人。

說起做姑娘時學剪紙的情景,大伯母特別興奮。忘不了的,是那些日子、那些情懷、那些姐妹情深!她沉浸在美好的的回憶中——舊時女子出嫁前,都會花三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為自己備嫁妝,或裁衣制被、或繡花剪紙。新娘子的女紅若做得不好,別人還會指指點點說閑話呢。其他姐妹白天干完農活,晚上也會聚在一起,幫著做針線活,互相切磋,共同進步……說到最后,大伯母連連搖頭嘆息,說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愿意學,也不愿意用了,她也很多年沒動過剪刀,現在手很生,連個簡單的“囍”字都剪不好了,那么好的手藝就要失傳,怪可惜的!

告別大伯母,心中未免有些許遺憾,本以為可以向大伯母討些漂亮剪紙作飾物,順便學點皮毛,好在朋友面前炫耀一番,以了卻多年來的剪紙情結,無奈帶去的紙只得原封帶回。同時還感覺些許失落,大伯母失傳的不僅僅是一種剪紙手藝,更是一朵文化奇葩的凋零!如今,隨著許多民俗的淡出,依附于各種民間習俗而興旺的剪紙不再盛行,而逐漸成為純粹的裝飾品。面對越來越萎縮的市場,繁衍了幾千年的習俗在短短百年間已岌岌可危。

再放眼當下,由于人們生活方式的不斷變化,還有多少傳統技藝因為失去了以往生存的環境,因而后繼無人,都在面臨失傳的危險呢?我在想,如果這時各級政府對那些極有價值的弱勢民間工藝行當都能加以保護,這不僅僅是民間藝人的大幸,更是民間優秀文化藝術的萬幸啊!

 

(二)以剪代筆,李老師一雙巧手寫人生

 

走近民間剪紙藝人李海良,緣于一次文友的聚會。

那天,無意間與文友聊起,欲寫點反映南江剪紙的文字,文友即告,羅定蘋塘鎮談禮村的李海良老師,前不久才帶著他的剪紙作品,參加云浮市的民間才藝表演,剛領了大獎回來。

聽到這一消息,我喜不自勝,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走訪了李老師。

從縣城出發,約半個小時,車到蘋塘。與鎮文化站龍月標站長取得聯系后,便跟著他往談禮方向行走。公路兩旁,一座座奇形怪趣的石山迎面撲來,我不禁驚嘆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打聽,才知道這就是著名的龍龕巖風景區。早就知道龍龕巖里有著名的摩巖石刻,石刻上有十五個武則天造字時頒行的文字。龍站長說,在龍龕巖里,由于石刻位置較高、字體較小、光線黯淡,無法看清,這15個武則天造的字,已由李海良用剪紙方式放大,并保留原石刻書法的風格。

這里究竟刻了武則天造的什么字?李老師又是怎樣剪出來的?帶著一串串疑問,走在寬闊的水泥村道上,不知不覺就來到談禮村。

在一座樸實的泥磚瓦木結構的簡陋房子前,我終于見到了這位年逾古稀的云浮民間優秀藝人——李海良老師。

李老師略顯清瘦,精神矍鑠,一雙大眼睛深邃睿智、炯炯有神,臉上密布的皺紋,仿佛在訴說著世事的滄桑。我說明來意后,李老師就把我們讓進了屋子。

李老師的房子面積不大,屬舊式的兩進磚木結構,磚墻已微微泛黃。雖很簡陋,但墻壁四周,凡可利用的空間全都掛滿了他的剪紙作品。這些剪紙構圖新穎、技藝精湛,讓這間農家小屋平添了許多喜慶的氛圍。在屋子左側的墻上,最醒目的便是李老師用剪紙放大的15個武則天造的字。

對這幅剪紙,龍月標頗有研究。他說,武則天雖為女流之輩,但造的字都是有關天、地、日、月或社稷君臣等,且很大氣。如剪紙圖中右上第一行中間的“圀”為“國”字,方框內由“八方”兩字組成,意“八方土地,統于一宇”;第二行中間的“埊”為“地”字,由山、水、土三字組成;第三行左邊第一字為“臣”字,上面“一”字,下面“忠”字組成,在武則天看來,臣對君當忠心如一;而第三行左邊第二個“人”,則取“一生”為“人”之意。據有關史料,武則天不但在治國安邦方面大有作為,而且她的“造字運動”動作頗大。雖然,皇帝造字在唐朝以前也有先例,但像武則天這樣“批量造字”的,當屬少見。

細看這十五個字,你會發現,李老師刀法細膩,每一刀每一剪,都是那樣的細致精到,字字傳神。他一邊摩挲著這些作品,一邊侃侃而談,關于剪紙的,關于生活的。

從李老師的介紹中,我了解到,剪紙是我國最普及的民間傳統裝飾藝術之一,是古老而富于傳統的一門民間藝術,它歷史悠久,風格獨特。以質樸、清新、純真而動人,以情真意切而為世人稱道。剪紙,因其材料易得、成本低廉、效果立見、適應面廣而普遍受歡迎,更因它最適合農村婦女閑暇制作,既可作實用物,又可美化生活而深受人們喜愛。而他,正是兒時受母親的熏陶而愛上剪紙的。

他母親年輕時繡花兼做童鞋帽,也常剪紙。他童年時就曾跟母親學剪過花草喜字等,讀書后愛好國畫寫生,有一定的美術功底,這為他后來從事剪紙事業打下了良好基礎。

1959年踏上講壇教美術課開始,李老師就狂熱地愛上了剪紙藝術。為了提高剪紙技藝,他博覽群書,鉆研美術和書法,把大部分工資都花在購買書籍、紙張和工具上。他特別提到文革那一段特殊的經歷,那時的文藝活動都以剪紙作為背景畫,由于他的剪紙技藝名聲在外,當時的許多文藝表演活動布景畫都是由他剪就的。他還拿出當年留下的照片展示給我們看。1969年因為成分問題與妻兒劃清界線而離婚后,獨自生活的他就更加癡迷上了剪紙,四十多個寒暑春秋,從不間斷。剪紙,甚或成了他全部精神生活的寄托。

人生多坎坷,世事亦滄桑。李老師以剪代筆,苦耕不綴。以一把剪刀,作為對多舛命運的不屈和寄托;用一雙巧手,抒寫自己平凡而精彩的人生。近年,李老師參加蘋塘鎮舉辦的書畫手工大賽,獲得一等獎;他的多幅作品,被云浮市文化館收藏,并列入“名家收藏系列”;多次參加羅定、云浮的民間才藝表演,并被授予“云浮市優秀民間藝人”的光榮稱號。

臨別,李老師送給我幾幅學生的剪紙習作。看著那些構思精巧、刀法嫻熟、生動活潑的動物剪紙,我禁不住贊嘆連連。李老師告訴我,作為一位民間藝人,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學習、繼承這門藝術。為了讓青少年們能喜歡和學習剪紙藝術,從2005年起,他就在自己退休的談禮小學當起了義務輔導員,每周兩天,給剪紙興趣班的孩子們上剪紙課。目前,掌握一定技法,能獨立完成剪紙,且有一定水平的學生已有四十多人。

李老師高興地說,現在,蘋塘剪紙已申報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和保護,鎮政府還為像他這樣的民間藝人建立了個人檔案,并給予相應的資金扶持,讓民間藝人們安心地用剪紙記錄著百姓生活的點滴變化,把這門民間傳統藝術好好地傳承下去。

走出這間充滿藝術氣息的農家小屋,斜陽正灑在村邊的稻田上,極目遠眺,滿眼是將熟未熟的稻子,處處阡陌縱橫,黃綠相間,仿若大地織錦。微風過處,送來陣陣稻香,忽想起辛棄疾的名句“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不覺心曠神怡!恍惚間,真若是“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呢。

哦!原來是幾個正在等候李老師輔導的學生,在門前的溪邊嬉戲,把水花灑到我身上了。看著他們表情怯怯,撿起剪刀,逃也似的跑進李老師的屋里,我頷首微笑。

 

(三)亦剪亦刻,瀧州兒女足智靈慧多才藝

 

剪紙藝術,是一種簡單的平面鏤花藝術,通過剪、刻、裝飾,一切現象在玲瓏剔致的形式中表現得虛實相生,黑白分明。其構思的精巧,造型的大幅度夸張,裝飾手法的隨意自然,使之洋溢著濃厚的浪漫氣息。

一張薄紙,一雙巧手,在一剪一刻間幻化出千姿百態的美麗圖案,或粗獷遒勁,或纖細柔媚,令人嘆為觀止!

在李老師那么多的作品中,我最欣賞的,是那一組侍女圖。

整組剪紙構圖飽滿,形象優美,有的僅寥寥幾筆,人物情態已躍然紙上。在其一幅《姐妹》的剪紙中,他剪出的兩個古裝侍女,手持鮮花、頭頂高髻,面容姣好,神情怡然。真個是“一雙丹鳳眼,兩彎柳葉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她們一前一后,似蓮步輕移,似衣袂飄飄……線條流暢,玲瓏有致;層次分明,繁而不亂,宛如一幅非常細致的工筆畫,足見李老師剪紙的匠心獨具。

而他的另一幅剪紙《虎年》,則最見功夫。

圓形的畫面上,周圍是十六個梅花和“福”字相間的圖案。每一朵小梅花,就是一點春天的信息,每一個小福字,則是一聲摯誠的祝福;中間上方一個大大的“福”字,筆畫勻稱,筆力穩健;“福”字正下是一朵開得燦燦爛爛的梅花,梅花兩側是兩只威猛的老虎,正回首長嘯,威震四方……看著這兩只栩栩如生的老虎,忽想起張亦工《東北虎》里面的句子“東北虎龐大的身軀上有著黃色和黑色的花紋;貓型的臉上有長長的胡須,血盆似的大口、銳利的劍齒,兩只虎眼顯露出綠瑩瑩的兇光;它們還有強有力的四肢、尖銳的爪子和一條小掃帚般的長尾巴。它的性格兇猛異常,難怪人家說‘虎是獸中之王’。”這文字,仿佛正是為李老師這兩只老虎而作的。

為了使整幅畫面勻稱連貫,李老師還在老虎上面安排了幾對飛翔的小燕子,這樣不但陰陽和諧,還讓燕子“送春歸”了呢。

整幅剪紙,構圖大膽,刀法細膩,氣息流暢,既含祝福的深意,又極具美學價值。這老虎,已不是視覺自然形態的虎的模仿,而是寓“陰陽相濟、和諧相生”的生命本源哲學觀念形態的虎。這幅作品,體現了李老師剪紙的精巧構思和高超的剪功。

南江蘊秀色,瀧水毓靈才。幾天的探訪活動,我感觸良多。感嘆于華夏文化藝術的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感嘆于李海良老師甘于寂寞,孜孜以求,用自己靈巧的雙手,創造著屬于自己、更屬于人類的偉大藝術!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還有多少像李海良一樣的民間藝人,他們住在寂然的鄉間土屋,不貪榮華、不慕富貴,通過一把剪刀一張紙,代代相傳,延續傳承著中華民族的本源文化傳統,創造出一個舉世無雙的歷史活化石博物館。

我曾問李老師,哪一件是他的得意之作?他說,藝術是沒有止境的,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是的。瀧州兒女多才志,亦愛武裝兼紅裝。我隱約看見,剪紙這朵中華民族藝術寶庫中的奇葩,在遼闊的瀧州大地上,將越開越絢爛!

 

 

                                                      111020(初稿)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最新評論

南江文化 |聯系我們

GMT+8, 2019-10-17 16:09.

主辦單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23号吉林时时开奖号码